我只見過他三次,就發現了人生的無限可能

2017-08-25T21:54:22+08:00 九月 - 01 - 2015|Tags: , |

(分享至轉載文章 2015-08-22 東舅 GP微刊)

第一遇

認識他之前我就知道他了。絲毫不誇張的說,那時候在流行夜深聽電臺,他的歌就是我內心的深夜排行榜。

我講的人是張智成,算得上華語歌壇的男版惠特尼·休斯頓。一位極擅長創作和演唱R&B的歌手,歌迷喚他“R&B王子”,家鄉馬來西亞的音樂圈叫他“大馬一哥”。

我見到他的時候是在2007年時,臺北一位做樂評的朋友正在對他做專訪。那時候的張智成狀態非常差,2個半小時的採訪過程中他崩潰落淚數回。

由於音樂理念的不合,他被華研國際唱片公司雪藏了近三年,最後解約,連公司在臺北租的住處也在一夜之間告知搬離。事業和生活的不順,他也無法面對馬來西亞的家人,所以只能呆在朋友的家裡關著不出門,沒心思寫歌,還患上抑鬱症。

我們最後吃完晚餐的時候,他有些哽咽的對我們說,謝謝你們在這個時候還願意給我做專訪,我想過段時間我就會好起來。

第二會

那一次見面後,也就斷斷續續能看到媒體寫他,說他的音樂之路走到最低潮了,還有人認為他不唱了。聽說他回馬來西亞做了電臺DJ,海蝶唱片簽約的事打水漂了,他好像連生計都難以維持……

然後又聽說他回臺北跟許多獨立歌手參演了舞臺劇,他跟老搭檔彭學斌在籌備新專輯錄製,他又成了前師姐S.H.E的演唱會嘉賓……

第二次會面是來成都做音樂會巡演,這一次他是為新專輯《暗戀》宣傳。

新歌依然是他的音樂風格,一出現在臺上,整個劇場開始沸騰,這個讓歌迷等待到無望的男人終於回來。

張智成唱了幾首太過熟悉的老歌《淩晨三點鐘》、《詩人》、《末日之戀》……每唱完AB段,便向台下詢探安可聲,然後露出滿足神情。

表演結束後,我約他和經紀人去酒吧喝酒,他很爽快地答應了。

他整個人很開心,喝了不少酒。他講他回到了馬來西亞做了段時間音樂電臺主持,得知以前的師妹阿桑癌症過世,想繼續做歌手。便千辛萬苦找來音樂夥伴組成小團隊,自掏腰包來負責新專輯的創作和監製。

可惜的是,唱片市場開始急劇縮水。《暗戀》發行不錯,但並沒有達到爆紅的程度。張智成那一次又沉寂了。

第三面

這一次見面是在今年的上海,他在微博私信我:hi,好久不見,你有空見面聊一聊嗎?

我們約在酒店附近,他戴著圍巾,框架眼鏡,看起來十分沉穩溫暖。

他跟我聊了很多無關於自己事業的事情,幾乎都是在說網球,美食,星座這些輕鬆話題。

他覺得現在是最完美的狀態,雖然有很多隱憂,因為沒有當紅時那麼豐厚的收入,但也不會擔心未來自己如何養活自己的問題,有音樂就有彈性,大舞臺小舞臺都可以。來得人多或少也沒有關係,既是唱給很多人聽,同時也是唱給一個人聽,我是從餐廳駐唱起步的,所以人多人少真的對我來說沒太大差別。

GP的悄悄話

張智成是怎樣的歌手?

1. 梁靜茹是他表妹,他入行後對此事在任何平面及電視電臺媒體隻字未提;他搬出了唱片公司的租房,沒有了收入,靠校園演出掙得生活費。但聽說他一個大馬朋友遇到債務問題,他義不容辭拿出了一半家當;鬼才李志清只發行了唯一一張專輯,卻特別附送了張智成的《保佑我》,表示這是他幕後創作生涯中惟一能被歌手完美演繹出氛圍和情感的歌

2.你在他的演唱會看到戴佩妮、費玉清、謝安琪等等大牌的身影都別驚訝,他不能成為一線藝人也沒關係,但絕對只要聽說過他的音樂人都會稱讚他是好歌手。

謝謝你,居然看到了這裡。我們往往專注於追逐目標,在費盡全力後可能難以得到回報。不如放輕一些,快樂又堅定去走吧,過程才是最大的財富。